阿明艳遇

楼主: mmmm04202012-12-03 01:27:00
本帖最后由 mmmm0420 于 2012-12-3 15:23 编辑

阿明艳遇



我叫阿明,我要讲出来的艳遇,也许是很简单的。不过很可能其他的男人并没有经历过。这也可以说成是一种机会,或者有些正经的男人遇上了,也不会去把握的,不过我承认我可没有这种定力。

那件事情就发生在我十九岁的时候。那时我已中学毕业,家里虽然不要我供养,但是也没有能力供我继续读书和进大学。所以我就找了一份工作。薪水不算很高,不过已经够我自己独立生活。于是我就搬了出来,租了一间小房间,自己一个人住。

我并不是与家人吵了架,祗是家里一向对我都是不如何关心,几乎就是属于让我自生自灭那类,总之有饭给我吃就算数,所以我能够自立,就觉得特别开心过瘾了。家里不表示赞成,也没有加予反对。

房客与二房东有染的故事并不鲜闻,而我正是其中之一。当时的环境,也似乎是对我甚为有利,我所租住的房子很大,是一座旧式唐楼。女房东马太太是一个二十来岁左右的少妇,虽不是特别美丽,但是也绝对算不得是丑,而且有几分娇媚,特别是微笑起来时很动人。她不是为了不够钱用而把房间租出去的,而是因为屋子大,这间屋祗有她和一个女佣人居住。她认为多一个人住就不那么冷冷清清,亦会安全一些。

马太太的丈夫往往是一个星期都不回家一次的,由于他在外埠有生意,常常要过去打理。那时的我还没有女朋友,却已经开始对女人感兴趣了。我不知道马太太是不是对我感兴趣。她对我很好,有时也问候我的生活。

事情是一步一步发生的。有一天晚上,因为天气太热了,半夜里我起身到浴室去洗一个澡,因为是深夜,我以为没有那么巧会遇上人,就这样穿着一条三角内裤出去。这里的浴室晚间是长开着电灯,那是因为马太太不喜欢太黑暗。也因此我不知道里面有没有人,因为并不是开了灯就是有人的。我走到门口,才看见马太穿着睡衣,正在洗脸,她的脸是向着门口的,因此我一出现她就看见了我。她祗是对我微微一笑,我则是很不好意思,连忙逃回房间里。我的心跳得很厉害,暗地里祗希望她不会怪我。

马太太并没怪我,过了一阵,她轻敲我的门说:“阿明,你是不是要用浴室呢?”

“是的。”我说道:“多谢你!”

我起身开门,这时自然已经穿上睡裤,不过她也巳经走掉了。

我进入浴室洗澡,凭浴室里的气味,就知道了马太太是洗过了澡之后才打开门洗脸的。而且她也是把换下来的衣服放在浴室。这是等明天让佣人拿去洗的。我既然想入非非,行为就难免怪异一些了,我把这些衣服拿起来研究,看看闻闻,闻到了马太太的香气。原来女人是那么香的。

其实,这也是我没有经验之故。女人都是喜欢搽粉搽香水的,多多少少总有,这些都是有香料的东西,所以女人的身上和衣服上就必定有这种香味,其实不是肉香。

我研究了她的乳罩,又研究了她的内裤,那么动人的东西,内裤上还留下了两条卷曲的毛,这就更加使我想入非非,想像著这东西的原来生长之地是怎样的,不过实在甚难想像,因为这时是多年之前,裸女杂志并没有如今日那么大胆,犯法的照片之类是有得卖的,我祗是听到过而未看到过。所以我就很难找到一个根据去比较。也因此我特别希望看到。

最不够香气的反而是那个乳罩。我听说女人是有乳香的,但是我知闻不到。倒是有少少的汗味。至于那条内裤,我却是迟疑了一阵,因为她是有丈夫的,假如她丈夫的东西流回出来,就是落在这上面了。不过我又想起,马先生已有一星期没回过家,不会有什么的,而且亦看不到有什么,照算就应该是没有什么了。于是我也拿起来闻一闻。这个可是没有那么香了,有些身体的气味,不过也不是臭,而且也很轻微。也许这是因为天气热,她换的次数多。

我在这些衣服上所花的时间还多过花在洗澡上的。也好在我可以洗一个冷水澡,否则我就不知如何可以睡着了。

自从这一次之后,我就对马太太多了许多欲念,我不知道我在与她见面的时侯有没有表现过出来,假如有的话,就是她就没有看出来,或者是看出来了也没有表示。

过了一星期,我又有了第二次更加犀利的诱惑。这一次我也是半夜起来出去洗澡,因为实在是太热了,而我上次是因为走向浴室时有脚步声,所以她听到而转向门口看到我,这一次我则是连拖鞋都不穿,祗是光看脚,这样她就不会知到我来,假如她在浴室里的话,我心里倒有一个相当渺茫的希望,我是希望她在浴室里面衣衫不整,这样她没有听到我来,就不会拉好衣服。

可是,她并不在浴室里,不过浴室中知有她用过而留下来的气味。我似乎是来迟了一步了。但是,我随即看见了她的房门是开了一线的,正透出灯光。我的心大跳起来。我知道今晚马先生又是不在家,于是我就壮起胆子过去窥看一下。

这一看,使我热血沸腾,也一跃而进入了极度兴奋的状态。因为她原来正在房中用一条毛巾抹身子,上身是赤裸著的,可惜她是用背对着我。不过,假如她是面向着我,她便会立即看见我了。

灯光之下,马太太的皮肤是那么嫩白和滑美,简直像是面粉做的,诱人的程度非常之强。我呆在那里看着,见她把自己的身体摸了一阵,就拿起一乳罩套上,又伸手到后面把扣子扣上。

回到自己房间里后,我躺在床上胡思乱想。我想像著马太太身上未被我见到的神秘部份,却想不出什么头绪。

从此之后,我老是心思思,想一睹马太太肉体的秘处,但总是找不到机会,这种事情确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有一天晚上,我还未睡着,在房间里看书的时候,马太太却是不请自来了,她来敲我的门,我去开门时,就立刻吻到一阵浓烈的酒气,她是饮过了酒。

她娇笑着说道:“你不必担心,我并没有醉。”

我听说醉了的人最喜欢强调自己不醉的。也许她不是醉到不知自己干什么,但是她的确是有几分酒意了。

我说道:“哦,我不怕的。”

马太太说:“那么我可以进来坐坐吗?我很怕黑。”

她说怕黑并非没有道理,因为佣人突然辞工走了,还来不及再请一个。这个时侯,女佣人已是不容易找了。马先生又不在家,屋里祗有她和我两个人。

马太太一进来,就坐到我的床上。她幽幽地说道:“我那个老公,假如也像你那样喜欢我就好了,他在那边有个女人,他回来也不和我同床。你知道他巳经多久没有和我亲近过了吗?”

这一问,我是很难回答的,到底那是她的夫妇间事,我总不便加以置评的嘛。

她又说:“看你多么好,你没有女朋友,都不乱找女人。”

“我……”我张大嘴巴祗是一个洞,我跟她实在是没有什么好谈的,平时招呼两句还是很自然,坐在一起,却是谈不出什么来了。好在马太太自说自话,我才不会太不知所措。她靠在我的床上,我坐在床尾,她竖起了一条腿。她是穿着一件长到大腿中段的睡袍的。这个长度,人一坐了下来,衣脚就已经升得很高,再一竖起腿子,其下的春光就尽露在我的眼底,所谓尽者,即是说她在里面穿什么就可以看见什么。此时我是看到她穿着一条白色内裤,与我在浴室中所见的一样,这束西的中段是双层的,所以虽然其他部份的透明程度虽然很高,这段部份却是并不透明。但是周困仍然是十分之动人的,尤其是那腿肉的嫩白,与及不透明部份的掩掩映映的黑色。

我的下体立即就反应强烈到要把腿子交叠起来了,假如要我站起身,那我是必然会丑态毕露的。

马太太就这样闭着眼睛靠在那里,一时之间又不再讲话了。我则是真想挨上前去把她拥住。但是我又不敢如此做。我对这种事情实在是太缺乏经验了,我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入手才是对的,假如做得不对,那就很不妙了。

过了一阵,马太太又张开眼睛对我说:“你这里真热,我不能穿这么多衣服。”

她说著就站了起来,竟然把那件睡袍拉上去,拉过头而脱了下来。我看得为之目瞪口呆。即使她有穿乳罩,在这种情形之下也是很诱惑的,但眼前的她并没有穿着乳罩。那两个弹性的球形一跳一跳的,嫩白的肌肤与桃红色乳尖眩着我的眼睛。

马太太丢下了睡袍,又在床上躺了下来。我呆呆地痴望着她白嫩的肉体,她笑着说道:“你认为我美丽不美丽呢?”

我呐呐地说道:“很……很美呀!”

我虽然不知道应该怎样做,此时却已不由自主地动起手来了。我捉住她的一支玲珑的小脚儿,轻轻地抚摸著。她突然吃吃地笑起来,原来她的脚怕痒。她笑得打滚著,就把头躺到了我的腿上。我的手也自然地放到了她的胸部。

我毕竟是太缺乏经验,这样做也是做得不大对,她说道:“不用这样大力呀!”

我放轻了手,但还是不对,我当她的乳房是两团面粉似地搓捏著,她又要矫正我,因为这不是她所想要的,她拿起我的手掌,让我的掌心轻轻摩搓着她的乳尖,同时指导我说:“应该这样才是舒服的。”

我用手掌在那尖峰上轻揩。果然是有效的使她呼吸急促起来。其实我也知道这是好方法,祗是以前想不到。她既然教我这样做,我就这样做了。

她呻吟扭动起来,而且也伸过一支手握我。哗!这一握真是不得了,几乎使我灵魂出窍似的,不过我还是强忍住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