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壞淫神之魔女((轉載))

Author: t102030562012-11-14 18:26:00
“呼!”  一個火球從我的手中飛出,晃悠悠地飛向前方,所過之處一片明亮。
  “沒有敵人。”
  我松了一口氣,借著火光壯了壯膽,繼續謹慎地前進著。火球擊撞在遠處的
石壁上,濺起滿天火星,一閃而滅,我的心中立刻又緊張起來。
  我會緊張,並不是因為我太弱,事實上我擁有比許多號稱“英雄”的人物都
要強大得多的能力。可惜在擁有驚人破壞力的同時,我的身體仍然和普通人一樣
脆弱。
  我叫因維麗娅,是一名法師。
  專精於魔法能量的研究,我可以輕而易舉地召喚出具有巨大殺傷力的魔法火
焰,閃電,或是寒冰。但是,我本身卻沒有做任何的肉體鍛煉,力氣小,身體瘦
弱,幾乎可以說是不堪一擊。為了保護自己,我絕對不能讓任何人有機會靠近我
的身邊,必須在敵人接近我之前就把它消滅掉。
  防御能力差,可以說是所有法師的弱點。即使是那些修成了高級防御魔法的
法師,也不可能一直使用極耗費魔力的防御魔法。一旦在毫無准備的情況下被敵
人偷襲成功,也只能飲恨收場。
  堅固的防御器具,原本是最佳的保護工具。可惜的是,身體素質差的法師根
本沒有力量去穿戴那些沉重到可以壓死人的盔甲,最多也只能使用一些皮制的防
具。
  在這種情況下,附帶魔法保護的防具便成為了法師們的最愛。一件輕便的布
衣,一旦加上了適當的魔法保護,防御效果很可能會比金屬铠甲還好。
  如果我可以將她當初失落在修道院中的魔法鐵錘找回來,她可以幫我為我的
一件裝備附加魔法力量。當羅格營地的鐵匠恰希向我提出這個交換條件的時候,
我幾乎毫不考慮地就答應了她,然後,便來到了這個恐怖如同地獄般的地方。
  當暗黑破壞神蘇醒的時候,邪惡的黑暗力量在女魔頭安達利爾的帶領下攻下
了這個神聖的修道院,使這裡成為邪惡魔物的樂園。而今,安達利爾還盤踞在修
道院的深處,殺害了無數來此除魔的勇士。
  幸好,鐵錘只是掉落在修道院外圍的一處軍營裡,距離安達利爾的藏身之處
據說還有很遠的距離,好像只是由一個鐵匠看守著。因此,這個任務應該不會有
太難以完成。
  即使如此,我仍然不敢掉以輕心,每走上一段距離,我都會發出一個火球,
察看前方的情況。這種低級魔法幾乎不會耗費什麼魔力,卻可以保證我的安全。
  那些四肢發達的戰士一向對我這種謹慎的做法不以為然。他們說,在東方某
個神秘國度,有一句罵人的話,叫做“豬哥一生唯謹慎”。就是針對某個類似於
法師的智者,與其提心吊膽地進行冒險,不如找個戰士拍檔,讓戰士來保護。
  我對這些戰士的真正用意清楚得很,他們無非是看上了我的美貌,還有我的
魔法威力。一個可以幫忙殺敵的漂亮女人總是很受男人歡迎的。對這些不懷好意
的家伙,我的回答通常都是幾個閃電。
  “糟了!”
  不知不覺間我發覺自己竟然毫無准備就打開了一扇緊閉的木門。根據我的經
驗,通常,門後都是一群張牙舞爪地怪物。
  我還來不及後悔,一陣哇哇怪叫,果然有一群張牙舞爪的怪物從門內沖了出
來,包括幾只小惡魔和幾個手舞大刀的骷髅戰士。
  完全沒有時間蓄積能量,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立刻轉身,撒腿就跑,一邊跑
一邊念起我最常用的魔法咒文。
  “主導……閃電……能量……之神,賜予我……閃電之速。”
  斷斷續續念完咒文,我已經可以感覺到身後刀鋒劈過空氣傳來的冷風,急忙
調整好方向,釋放出魔法。
  “傳送術!”
  身體周圍在刹那間閃起一圈電芒,眼前一花,我已經停身數十米之外。那群
怪物在一陣騷亂後再次發現了我,又向著我沖來。
  “嘻嘻,現在的情況可不一樣了。”
  我悠然地站在原地,對著沖來的怪物們緩緩舉起了法杖。
  “寒冰……之精靈,聽從我……的命令。”
  因為那一陣飛跑,喘息未定,這句咒文還是念得斷斷續續的,真是丟臉。幸
好我在魔法上的修為夠高,隨著咒文的完成,一道淡藍色的氣體從法杖的頂端冒
出,氣體中夾雜著無數細小的冰粒,向著迎面而來的怪物們噴去。
  刺骨的寒氣湧出,周圍的空氣似乎在刹那間凝結起來。首當其沖的幾個小惡
魔轉眼間就變成了幾尊冰雕,又在接續而至的沖擊力下化作冰屑,粉身碎骨。這
些小惡魔仗著惡魔巫師的復活能力,一向最讓冒險者感到頭疼,可惜這次遇上的
是我。
  幾個骷髅戰士因為行動較慢,反而僥幸沒有受到寒氣的侵襲,這時趕緊加快
了腳步。我當然不會給他們沖到身前的機會,法杖一收,立刻再次揮出。
  “哧……嘭……”
  在我強大的魔法攻擊之下,骷髅戰士和小惡魔並沒有什麼區別,一樣是不堪
一擊,還沒來得及沖到我的面前,就化成了幾灘冰水。
  “好險啊。”
  我滿意地收起法杖,輕輕拍了拍胸口,隨即邁步向前。
  “寒冰精靈之保護,欲傷我者,反受其害。”
  逐漸地接近了那扇打開的木門,我緩緩發動了防御魔法,無數冰屑隨著一道
寒氣在我的身體周圍旋舞不休,形成了一個隱約的冰罩。
  “碎冰甲”這個魔法可以大幅度提升我的防御能力,而且,所有對我進行直
接攻擊的敵人都會受到寒氣的侵襲,全身僵凍。
  有了魔法的保護,我的腳步也立刻變得輕松了許多,很快便來到門前,一步
跨了進去。
  “碎冰甲”發出的幽淡藍光立時驅散了門內的黑暗,幾個守候在門邊的小惡
魔惡狠狠地向著我揮刀砍來。
  我沒有作任何閃避的動作,任由那幾把短刀砍下。鋒利的刀鋒砍在冰甲上,
與冰碎相撞,發出清脆的擊鳴聲,隨即被彈起,寒氣卻已經沿著刀身傳了過去,
刹那間將他們冰凍起來。
  我以一個優美的姿勢揮起手中的法杖,在幾個冰凍的雕像上輕輕一點,嘭嘭
連聲中,幾尊冰雕又化作了滿地碎冰。
  下面要做的,就是找那個應該已經成為光桿司令的惡魔巫師了。
  略一凝神,我身周的冰罩發生了微妙的改變,由“碎冰甲”轉化成能夠反射
遠程攻擊的“寒冰魔甲”。
  才向前走了沒有多遠,一團火球就無聲無息地從黑暗中向我襲來。火光映照
中,一個渾身漆黑的惡魔巫師站在角落裡,口中念念有詞。
  我看著火團向我飛來,坦然地站在原地,對著惡魔巫師一笑。
  “喀!”
  被火團擊中的冰甲發出一聲悶響,我身周的冰罩一陣波動,隨即射出了一道
冰箭,循著火團飛來的軌跡向著那惡魔巫師射去。
  清脆的碎裂聲響起,我聳聳肩,轉過身子繼續前進,冰罩在漾動了幾下後消
失。這個魔法威力極大,持續的時間卻很短暫。
  轉過幾個彎,我忽然發現遠處亮著熊熊的火光,定睛一看,不由一陣狂喜。
  那是一個巨大的石砌火爐,旁邊的一個鐵架上,一柄小巧的鐵錘映著火光,
閃閃生輝,正是我來此尋找的魔法鐵錘。
  實在想不到此行會是如此地順利,大喜之下我快步向著那鐵架奔去,全然忘
記了自己身處何處,以及我一向奉行的謹慎原則。
  一股勁猛的風聲驟然由一旁襲來,完全沒有防備的我只來得及將頭轉向一
側。
  觸目所見,一個渾身肌肉虬結,高大無比的巨漢,正對著我猛撲過來。
  “這就是那個鐵匠……”
  剛剛想到這一點,鐵匠的巨拳已經重重地揮擊在我的身上,一股劇痛傳來,
我只覺得眼前一黑。接著,就感覺像是被狂奔中的馬車撞上了一般,我整個人都
似乎飄在了空中,恍惚中渾身一震,便什麼也不知道了。
  在失去知覺之前,我竟然只有一個念頭,就是非常佩服東方那位被罵作“豬
哥”的智者。一個人能夠一生都保持謹慎,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當我再次蘇醒過來的時候,只覺全身的骨頭都像散了架一般又酸又痛。想要
起身,卻發覺自己動彈不得,神志一清,我這才注意到自己現時的處境。
  幾條拇指般粗細的鐵鏈緊緊纏住我的四肢,另一端連接在一個大鐵架上,將
我呈“大”字形地虛懸在空中。身前,那個巨漢一手擺弄著我的法杖,一邊瞪著
一雙野獸般的眼睛,惡狠狠地盯著我。
  心中一陣發毛,我強自鎮定下來,勉強對著他擠出一絲微笑:“你好。”
  沒有回答,那巨漢只是冷冷地看著我,像是根本聽不見我在說話。
  “你這死東西。”
  我暗暗地咒罵著,臉上的笑容卻更加燦爛:“這位大哥,你把人家弄成這個
樣子,人家很難受呢。求求你,把我放下來吧。”
  也許是我美麗的笑容終於起了作用,雖然不知道他是否聽懂了我說的話,反
正那巨漢忽然丟開法杖,舉步向我走了過來。
  心中暗喜,等到對方進入了足夠近的距離,我急忙發動了勉強聚集起來的能
量。
  “主導閃電能量之神,賜予我毀滅之力量。”
  迅速完成了咒文,我艱難地轉動了一下手腕,指尖對准走近的巨漢,一道閃
電光束立刻由指尖射出,准確地刺擊在他的身上。
  “呲……”
  眼前閃動著耀眼的亮光,我的眼睛卻瞪得大大的,一眨不眨。被閃電擊中,
那巨漢只是腳步微微一頓,隨即若無其事般繼續向我走近。
  “天哪,這是什麼怪物啊。”
  我心中叫苦連天,卻完全失去了再次攻擊對方的信心,眼睜睜地看著他來到
我的身前,不由絕望地閉上了眼睛。
  “嘶啦……”
  衣衫撕裂的聲音忽然響起。我猛地睜開眼睛,只見那巨漢已經將我的外袍撕
開,裡面的內衣也被他扯了開來。
  “我的媽呀,難道還是先奸後殺嗎?不,也有可能是直接奸死。”
  實在想不到這個看上去像是石頭人一樣的怪物竟然會有這個嗜好,在如此近
的距離下看著他那碩壯無比的身體,我只覺一陣心寒。
  無論我是如何的不情願,身在人手,我也是毫無反抗的余地。轉眼間,身上
的衣物被扒了個精光,我一直引以為傲的驕人身體便赤裸裸地呈現在了對方的眼
前。
  一雙粗糙有若磨刀石般的大手落在我的身上,在我細嫩光滑的肌膚上肆意撫
摸,所過之處,帶起一片紅印。火辣辣的疼痛感覺讓我止不住地渾身顫抖,臉上
也顯出痛苦的表情。然而,那該死的鐵匠全然沒有停止的意思,反而用力的搓弄
起來。
  “不要……再搓了。”
  忍耐不住發出求饒般的低吟,隨即就是“啊”的一聲痛呼。那雙大手粗魯地
抓住了我胸前那對嫩白柔軟的肉球,又搓又擰。猶如鐵鉗般的手指夾住我敏感的
乳頭,猛力收緊,那種力量,簡直像是要把我的乳頭給擰下來一樣。
  “完了,這怪物可能只是把我當成一件玩具。我恐怕不是被他奸死,而是被
他捏死。”
  無比的恐懼感讓我渾身冰冷,但在劇痛的侵襲下我立刻清醒了過來。現在只
有一個辦法可以救自己,只希望這怪物不是真的完全把我當成了玩具。
  “鐵匠……哥哥。”
  我忍住劇痛和心中作嘔的感覺,盡量用甜膩膩的聲音對面前的怪物說:“這
樣玩有什麼意思呢,讓人家看看你真正的本事嘛。”
  粗魯的動作仍在繼續,完全沒有任何改變的意思。我正在大叫紅顏薄命,竟
然會遇見一個什麼都不懂,只知道搓面的鐵匠的時候,一直低著頭的鐵匠忽然抬
起頭來,一對巨目中閃著奇異的光芒,直直地看著我。
  “終於有反應了!”
  我心中一喜,努力牽動臉上的肌肉,露出一個可能很嬌媚的表情,扭動了一
下身子道:“光這麼玩有什麼意思啊,來呀,放下我,讓人家好好伺候你嘛。”
  鐵匠怔怔地看著我,有若生鐵鑄就的臉上毫無表情。我心中忐忑不安,臉上
卻不得不努力保持著笑容,只覺每一秒钟都像是一年般漫長。
  不知過了多久,一直在身上活動的大手終於離開。鐵匠直起身來,伸手抓住
了鐵架的頂端。
  我大大地松了口氣,可還沒來得及高興,雙腿上纏著的鐵鏈一緊,在鐵架發
出的嘎嘎聲中,我的雙腿被鐵鏈拉著,緩緩地向上舉起,很快便舉過了肩膀。
  鐵架的響動停止,我就以這樣一個姿勢懸掛在鐵架上:雙腿倒提上肩頭,下
體毫無掩飾地向前微微挺出,還在鐵架上前後晃動。
  鐵匠滿意地湊近我的身體,隨手扯開他身上唯一的衣物,那包住下體的一塊
粗布。
  “媽媽呀!”
  出現在眼前的那根肉棒,正如它的主人一般,呈現出不正常的碩壯,看上去
幾乎比我的手臂還要長,還要粗。黝黑的棒身上浮起一道道虬須般的突起,再加
上頂端那個像我拳頭一樣大的龜頭,使它看上去是那麼猙獰恐怖。
  我本來已經再次擠出了笑容,想讓鐵匠哥哥把我放下來再說。可是當我看見
這根肉棒的時候,我再也說不出話來,笑容肯定比哭還難看。在這刹那間我甚至
懷疑這位鐵匠平常是不是就用眼前的這個東西來干活的。
  完全沒有掙扎的余地,鐵匠將他那恐怖的肉棒向前探出,輕而易舉地便抵住
了我毫不設防的陰戶。一雙大手從後面抱住我的臀部,向著他的方向一拉,那巨
大的頂端便頂開我細小的肉洞口兩瓣閉合的肉唇,硬生生闖了進來。
  “痛!”
  在這一刻我除了這個念頭什麼也想不到,腦海中一片空白。可恨的是我居然
沒有暈過去,下體火燒般的疼痛依然無比清晰地傳來,而且隨著那東西的不斷挺
進,變得越來越是劇烈。
  陰戶內柔軟的嫩肉包纏住那粗糙堅硬有若鐵棍的肉棒,被摩擦得陣陣發麻。
  一對有力的大手緊抓著我的臀部,由於用力的關系,十只手指都深深地陷入
臀肉之中。隨著肉棒的挺進,我狹小的陰戶對其產生的阻力越來越大,那兩只大
手也抓得更加用力。
  這種痛苦就這樣一直持續著,直到體內那堅硬的肉棒頂住了我最為敏感的所
在。一股酸麻的感覺驟然傳遍了全身,我的身體頓時劇烈地抽搐起來。
  “不能……再進了……”
  我發出低弱的呻吟,竭盡全力吐出了這幾個字。
  然而,回答我的是一聲巨吼,下體的疼痛忽然間成百倍的強烈起來,我只覺
得腦中“轟”的一聲鳴響,終於失去了知覺。
  “我死了麼……”
  恍惚中我似乎又感覺到了自己的存在,一陣迷糊。然而,剛才發生的一切事
情很快在腦海中湧現,鐵鏈抖動的鳴響與鐵架晃動的嘎吱聲傳入耳中,我神志一
清,猛地睜開了眼睛。
  下體已經沒有絲毫感覺,定睛細看,那根丑陋無比的肉棒正在肆意地進出著
我嬌嫩的陰戶,內部鮮紅的陰肉緊裹著棒身,隨著它的抽離翻卷而出,布滿皺褶
的陰戶表面血絲殷殷,看上去淒慘無比。
  “我竟然沒有死!”
  那個怪物仍然緊緊抱著我的臀部,每一次挺動,都用力將我的下身拉前,動
作是那麼的粗野。洞口兩瓣肉唇已經被磨得變成了紫紅色,向兩旁誇張地裂開。
  我實在無法相信,自己竟然可以在這樣殘暴的蹂躏下保住性命。
  隨著意識的清醒,我終於察覺到自己身體周圍隱隱浮動著的能量波動,心中
一怔,隨即一喜。
  “能量護盾!”
  不知道為什麼,我很可能在受到強烈刺激的時候引發了體內的能量,竟然在
失去意識的時候發動了這個能夠吸收傷害力的保護魔法。鐵匠那凶猛的肉體折磨
雖然讓我痛苦不堪,卻不足以對我造成致命的傷害。
  “既然這樣,就該是我反擊的時候了。”
  心中升起一個想法,我強忍著一波波襲來的疼痛,默默蓄積著能量。
  四周的空氣漸漸變得寒冷起來,然而,肆意蹂躏著我的鐵匠似乎完全沒有察
覺,仍然專注地將肉棒在我的體內一下下插進、抽出。我暗暗高興,事實證明,
他的肉體雖然堅強無比,感覺卻很遲鈍。
  我默默承受著他的攻擊,逐步提升能量,周圍的溫度越來越低,我的身體表
面也開始現出細碎的冰粒。
  鐵匠終於察覺到情況的異常,猛然抬頭,動作一停。
  “太遲了。”
  我對著他露出了毫不勉強的微笑,將魔力全無保留地釋放出來。
  鐵匠的身體在霎那間蓋上了一層堅冰,但他的肉體仍然是絲毫無損,一聲怪
吼,抽身而退。可惜的是他只作出了這個動作,人卻不能順利地離開我的身體。
略一怔神,他的目光立刻轉向與我相接的下體。
  “我就不信你的那根東西也會像你的身體一樣結實!”
  我一邊盡量增強“碎冰甲”的能量,一邊冷笑道:“除非你真的是用它來制
造兵器的。”
  鐵匠發出驚天動地的怒吼,身上的堅冰一塊塊碎裂,可惜立刻又被新的堅冰
蓋住,使他對近在咫尺的我毫無辦法。
  空氣中蒙上了一層霧氣,我手腳上的鐵鏈發出刺耳的裂響。這並不奇怪,即
使是鋼鐵,也禁受不住低溫的侵襲。
  就在幾條鐵鏈發出脆響,紛紛斷裂的同時,鐵匠終於發出一聲痛苦的嘶吼。
  我的手腳得到解放,身體卻被鐵匠的肉棒頂著,仍然懸在空中。不過,一聲
非常響亮的裂響隱隱從我的體內傳出,我得到自由的雙手猛地向他的下體拍去。
  “咔”的一聲,鐵匠的身體終於和我分開,讓我從空中落下。雙腿著地,隨
即一軟,整個人便癱坐在地上,渾身無力。
  低頭看去,我原本緊小的肉洞此時被一根冰棍撐得大大的,觸目驚心。默默
地運轉能量,隔斷了與冰棍的聯系,我一伸手,將它拔了出來。
  “啪!”
  冰棍在地上砸得粉碎,我這才解氣,抬起頭來。那鐵匠直挺挺地立在前方,
我知道他已經沒有希望了。
  從傷口滲入的寒氣已將他完全封凍,盡管他強壯過人,死亡也是遲早的事。
  我長長地噓了一口氣,良久才蹒跚地走到不遠處的鐵架前,將那個小鐵錘收
起。
  回過身來,卻見那鐵匠仍然對我瞪著一對巨目,不由地返身走到他的面前:
“不服氣麼?記住,我叫因維麗娅,是一個法師。”
  轉身走了幾步,我又回過頭,微笑著說道:“不過,了解我的人通常都稱我
為——女巫!”
jixuyue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