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传奇─白素 1

楼主: z54198201132012-10-30 06:19:00
《东方传奇─白素》
作者:倪匡迷
时间:01/29/2003, 18:31:25


一、强敌现踪
香港─明媚的东方之珠。

不可否认它是一处藏风聚气的好地方,小小的弹丸之地能够跻身国际舞台,
创造世界的奇迹,成为各方瞩目的焦点。或许可以说是繁荣得有点莫名其妙,但
不可否认它是一处龙蛇杂处,卧虎藏龙的地方。

也许因地利之便,不少大陆人士及周遭临近国家都将它视为停靠、转运的地
方,不少人都曾经在此留下脚步,有痛苦、有高兴的回忆。但无论如何都是一段
人生故事的内容,只是在于精不精彩,是喜剧或悲剧。

夜幕低垂,一处于半山腰的高级住宅区里仍有户人家依旧透出灯光。一名女
子守在床边看着熟睡的男子默默不语,似乎沉思著什么事。

“小姐,该睡了。”一位中年男子推门入内。

“老蔡,我不累,你先睡吧。”年青女子转头回答。

“小姐您不用担心,卫少爷什么风险没经历过,这一次也一定能度过难关,
平安苏醒过来的。”

“当然,我对斯理有信心。”年青女子虽然如此说道,但一双柳眉仍自深
锁,端庄的容颜略显忧愁。

自从卫斯理昏迷不醒之后已经一年了〈倪匡─无名发一书有记载〉白素细心
照料并不放弃希望,盼望有一天卫斯理能醒过来,但一年过去了,情况依然没有
改善。而最糟的是她今早收到的一封警告信,言明要取卫斯理的性命。白素身经
百战,冷静机智并不把一般贼寇放在眼里,但这次对手却是亡命天涯,恶名昭彰
的大毒枭─李洪。

因为李洪最近一次的大买卖也就是一年前被卫斯理破坏。而缅甸的巢穴又已
经被攻占,被美国扫毒组肃清,使得他元气大伤,带着仅剩的数十名手下亡命天
涯,躲避国际刑警的追缉。

经过几番的逃亡,他选择香港做为避风头的地方。除了偷渡方便之外,香港
人口复杂,三教九流的人都有,其中不乏是他做买卖的对像,多少会给几分薄面
予以接济,而往后就是广阔的大陆,要跑也不怕没地方躲。另一方面,也要报仇
雪恨干掉卫斯理,顺便赚取各地黑道对卫斯理的悬赏。

当他知道卫斯理在印度昏迷之后,认为机会来了。但他并不想卫斯理死得那
么简单,首先要让卫斯理的家人活在恐惧之中,再一点一滴的折磨他们,让他后
悔惹上李洪。所以李洪先送上一封警告信来判断白素下一步行动。

这封李洪的信令白素感到将有一些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老蔡,可以帮我
到书房拿瓶七八年份的酒来好吗!”白素向中年男子吩咐。

“好的,我这就去。”

当中年男子转身离去之际,白素忽然自椅子上跳起,以极快的速度扑向男子
并用重手将男子的后颈掐住,双膝顶住他的腰际,将他的左手往后架住。其间不
过两秒钟的时间,就令男子倒卧地上,不自觉的叫了出来:“你 你 不,
小姐!你干什么,好痛,快放开我!”男子的脸因痛苦而扭曲著,额头上豆大的
汗水一粒粒浮现。

“告诉我你是谁,谁派你来的,老蔡呢?说!”白素加重双手的力道。

“你 你怎么发现的,不可能!声音动作都那么完美。”

“很简单,第一:真正的老蔡知道我目前的处境,收到来历不明的信件不可
能神色自若的将信拿来给我而没有任何担心询问。第二:老蔡知道我照顾卫斯理
期间不会喝酒,而且书房里也没有所谓七八年份的酒。”

底下的男子听了之后冷汗直流,索性紧闭双唇,不发一语。白素得不到回
答,一股无名火起,将伪装的男子手肘用力一板。男子“啊”的一声便痛的昏了
过去。

近日的烦躁令白素失去了平时的冷静,连自己也感到惊讶。白素吐纳一阵之
后,望着倒地的伪装老蔡,思考着接下来要怎么做。

天一早,老蔡像平常一样出门,彷佛昨天并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一样,慢慢地
走向公园. 他并不与人交谈,遇到邻居也只是点头微笑便走开,而且尽量走往偏
僻的角落,独自一人东逛西逛像是等待什么一样。

忽然有一黑衣人自草丛走出,伸手搭向老蔡肩膀。“情况怎么样?昨晚为什
么没有回报?”

老蔡转头望了那人一眼:“白素那妞儿已经起了疑心,昨晚差点露出马脚,
我再待下去会被识破,快带我去见老大,让我来跟老大说。”

黑衣人迟疑了一会,拿起手机走向一旁,小声说起话来。而老蔡也略显紧张
地在旁边等待。几分钟之后,一辆出租车在他们身边停下,黑衣人用眼神指示老
蔡一同上车。

在车上老蔡观察了一下,车子本身到也普通,就像是一般路上随时看得见的
那种,到是司机却是身材壮硕,皮肤赤黑且肌肉扎实,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位普通
的司机。

此时黑衣人掏出香烟,独自抽了起来,也不再说什么话,只是一口一口地吐
出烟雾。就当老蔡想再询问些什么的时候,一股昏厥的感觉自脑中袭来,心知不
妙,马上左手一砍,直取黑衣人的咽喉,右手迅速扳开车门准备跳车。但黑衣人
早有防备,将香烟弹向老蔡,张口咬住老蔡的手掌,双手一张,扑向老蔡。

老蔡万万想不到黑衣人会如此响应,而且车门也打不开,此时也顾不得了,
立刻双脚踢出,想以此争取一些时间。但无奈先机错失,而且黑衣人已经压在自
己身上,又因吸了迷烟的关系全身力气尽失,打击出去的力道跟本起不了作用,
只觉眼前景物一阵扭曲之后便昏了过去。

车子停在一处偏僻的屋子前。壮硕的司机与黑衣人合力将昏迷的老蔡抬进房
内,丢往床上。黑衣人看了一会之后,从老蔡后颈处扒开易容面具,而底下的真
面目令壮汉及黑衣人都愣住了,虽然他们都知道这名老蔡极有可能是白素易容假
扮的,而他们也都看过白素的照片,但却没想到现实中的白素是如此美丽漂亮!

细柳般的浓眉,高梃的鼻子及一双微微张开的性感嘴唇,配上雪白娇嫩,透
出红润光泽的脸蛋,在阳光的照耀之下艳丽无比。

黑衣人及壮汉看得都傻了,各自吞了吞口水。

为了彻底检查白素身上是否还带着其它不明物品,两人走向床边开始脱光白
素身上伪装的衣服。一件件扒下,丢往地板。

一阵撕裂解脱之后,此时的白素光着上半身露出胸前两粒雪白的奶子,凸出
粉红幼嫩的乳尖起伏著,下体只穿着一件贴身的白色丁字裤躺在床上。

原本为易容变装方便,白素不穿胸罩改以布条紧缚自己胸前两粒高耸傲人的
奶子,并穿上贴身的丁字裤以求行动换装快速,但现在却沦为黑衣人及壮汉眼前
的诱人美景。

“张先生,接下来要怎么做?”壮汉问黑衣人,也就是张言德。

“废话!还用教吗!”张言德扑往床上,一手就捏住白素的奶子,像是揉面
团一样开始搓揉摇晃,并且吸吮白素的乳头。

“但李老大交待,一得手就要马上带回总部通知他,而且你为什么抓她的奶
子?”壮汉不安的阻止张言德。

一听又是李洪的命令,张言德暗自骂了一声。

“知道,反正白素已经在我掌握之中你还? 率裁矗 蚁衷诩觳檎怄忻挥紊
藏些什么致命武器来伤害老大,交货之前小心一点的好。你瞧这妞儿的胸部那么
大,你要知道女人可以藏东西的地方可多着呢,比如说像这里 ”张言德掰开
白素的双腿向着壮汉。

因为紧身丁字裤的关系,白素下体的两片粉红阴唇被挤露出来,豆子般的阴
核隔着白色的布料凸出来,一览无遗,整个阴部被一条线的丁字裤紧紧拉着。

“是 是 是有可能!”壮汉看得痴痴的回答。

“对吧!你还不上床来帮忙?看看她底下那个肉穴里有没有藏些什么!”张
言德想色诱壮汉一起奸淫白素,免得什么好处都给了李洪。

壮汉再笨也知道张言德打什么主意,二话不说脱掉上衣,走向床上。

壮汉将白素的双脚大大地分开,低头舔著粉嫩的阴唇并用舌尖挑动肉缝间的
肉豆,吸吮得滋滋作响。

张言德见壮汉已经上勾,自己也没闲着,更加努力玩弄白素的两粒大奶子,
舔、吸、搓、揉,手嘴并用。

房内两个男人分别占据白素的上半身及下半身,尽情的舔吸抓捏,使得白素
的双乳及下阴的部位充满口水和一片殷红的指痕及齿印。

张言德不由得夸赞:“好一个人间尤物!”张言德虽然奸淫过不少美女级的
人物,甚至于是国际刑警的警花,但眼前赤裸裸的白素除了美丽娇艳之外,更多
了一份韵味一份成熟美。

因为白素自小有练武的习惯,所以肌肤充满弹性,身材匀称,让人抚摸起来
触感滑嫩柔顺。起伏有致的身材,每一处都完美无暇,配上明艳端庄的脸蛋,真
是名符其实的天使脸孔,魔鬼身材,人间尤物。

面对白素赤裸裸的肉体,张言德嘴上吸得滋滋响,底下的鸡巴早已经硬得撑
起了小帐篷,令他欲火难耐,干脆裤子一脱,掏出阴茎,以69的姿势将龟头对
准白素的小嘴,然后腰力一挺,“波!”的一声,扎实的塞入白素的嘴里。

“爽!爽!太爽了!”张言德双手压住白素的两粒大奶,仰头大叫,下体像
公狗般,将肉棒快速进出于小嘴里,不停地扭腰抽插。

另一端的壮汉见张言德已经开始对白素的樱桃小嘴“做爱”,自己也无顾忌
的将衣服脱光,一手掏弄著红通通的大肉棒,一手拉开白素阴唇上的丁字裤,并
将她的双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

壮汉兴奋的握住肉棒,吐了几口口水在龟头上面以助润滑,对准粉红色的嫩
穴“啪─啪─”的敲了几下。但也许是憋了太久了,当肉棒接触到嫩穴时,壮汉
一阵冷颤,龟头便射出浓厚的精液滴落在白素的阴唇上。

壮汉看着布满精液的阴唇,一脸错愕。张言德哈哈大笑;“好东西让给你还
不会把握,真窝囊!算了,这两个奶子也让给你吧!让你把龟头擦干净。”张言
德拍拍白素胸前两粒摇晃雪白的奶子,淫笑着说。

“谢 谢谢德哥。”壮汉满心欢喜的接手握住白素硕大雪白粉嫩的奶子,
将自己的肉棒夹在其中。

“啊 好舒服,真带劲!”壮汉痛快地s埃 咕 亍案伞弊虐姿氐哪套印∩
只见壮汉的阴茎在乳沟间被两团白肉紧紧包覆,龟头在白肉间一上一下的穿插,
两粒奶子在撞击之下,一波一波的晃动。

“啪啪、啪啪、啪啪、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啪啪、啪啪
、啪啪”两人各自用自己的肉棒在白素身上发出淫荡的声音,“啪啪、啪啪、啪
啪、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啪啪、啪啪、啪啪”

昏迷的白素呈大字型的躺在床上,下体、阴唇上流满精液,弄得身下的床单
湿了一片,胸脯及嘴里各有一根肉棒急速的抽插,搞得整张床吱吱嘎嘎的乱响。

就在张言德抽插了数百下,准备将精液喷入白素口中之际,忽然“踫!”的
一声,眼前的壮汉向自己倒了下来,接着下体肉棒一痛,已经被白素抓住。而壮
汉按着他自己背后的脊椎,两眼翻白,口吐白沫的滚落床下。此时,原本昏迷的
白素翻身而起,抓住张言德的肉棒,一手掐住他的咽喉,恶狠狠的盯着张言德。

因为自小练武懂得吐纳之术,加上白素不喜欢密闭空间里有人吸烟,不自觉
地憋住呼吸,所以受的迷烟影响并不深,回复神智的时间也缩短许多,超出张言
德的估计。

其实,白素在几分钟前已经醒过来了,马上了解了目前的处境,但由于力气
尚未恢复,加上又有两名男人压在自己身上,实在不宜采取行动,便无奈地任由
他们摆布。直到力气恢复,确定现场只有他们两个人时,白素迅速以膝盖撞击壮
汉背部的脊椎,将它硬生生地撞碎,同时先抓住张言德的肉棒免得他逃脱。

此时的张言德痛得冷汗直流,咽喉也被掐得喘不过气来,几乎快要窒息。

白素:“我问你,是不是李洪的手下,点头或摇头回答我。”

张言德涨红著脸点头。

白素:“老蔡是不是还活着,在你们手上?”

张言德拼命点着头。

白素:“你们的人是不是躲在香港?”

此时张言德口吐白沫,一脸紫黑,似乎快死了。白素还不想弄死他,手指一
夹,按住动脉,张言德便昏死过去。

白素将张言德用腰带绑住,随手拿了件衣服擦拭自己被凌辱过的身体。当白
素擦拭下体所遗留的精液时,发现居然自己也因兴奋而流出些许的爱液,白素脸
色一红,不自觉地搓揉自己的阴唇,并短暂的失神,自慰呻吟起来。

也许是因为到目前为止,白素只和卫斯理这一个男人有过性行为,没有什么
太大的变化。而今天受到两名男子的挑逗,使得白素封闭一年多的性欲被引发,
全身欲火中烧,非高潮不可。现在情势稳定下来之后,白素便在房里自慰起来。

白素也知道现在时机不对,但就是克制不住自己,索性完全放纵的捏揉自己
的奶子及乳头,另一只手的手指则搓揉下体的阴核阴唇,并快速抽插,想尽快达
到高潮,同时还仰著头,咿咿啊啊的淫叫。几分钟之后,白素躺在床上喘息著,
下体的阴唇流出大量的爱液,滴得床单湿淋淋的一片。

发泄之后,白素舒服多了。转头瞧见倒地的张言德,一股报复的想法使她拾
起刚才被撕掉的白色丁字裤,上面还沾满著精液与爱液,一手掰开张言德的嘴便
往里头塞,而且白素还张开双腿,跨蹲在他的脸上,嘘嘘地喷了一泡尿液。

白素开着原来的出租车从后门回到自己的住所,将昏迷的张言德拖往房子底
下的地下室,并将他绑在椅子上。

白素走向地下室的另一端,看着靠维生系统活命的卫斯理,心中一股不舍,
忍不住趴在卫斯理的胸膛上哭了起来。

虽然平日大家心目中的白素是冷静,深思熟虑,智勇兼备的美丽女人,遇到
困难都能独立解决,甚至比卫斯理还要厉害。但无论如何白素的内心也和一般的
女性没什么不一样,也是需要有人关心呵护并且保护自己的。何况白素也非未经
人事,蜜月时期和卫斯理日日做爱,不分昼夜尽情狂欢,从中得到的乐趣如同一
般人一样,所以她也有着七情六欲,偶尔也需要情欲的滋润与肉体的欢愉。

白素的父亲及哥哥长年居住于国外,本身又没有较亲近的朋友和亲戚,也因
此生活的重心及感情都放在卫斯理身上。但自从卫斯理长期昏迷不醒之后,黑道
各路人马的便蠢蠢欲动,为名、为利都有,虽然一一击退,却也搞得白素身心俱
疲,脾气越来越暴躁,渐渐失去原有的冷静沉着。

白素抚摸著卫斯理厚实的胸膛并用舌头舔吸刚才滴落的眼泪,回想起两人从
前的欢愉种种,不由得动情发春起来。

白素双眼迷蒙,打开卫斯理的上衣贪婪地抚摸,并用舌头嘴唇在他的胸膛上
下滑动,游移吸吮。渐渐的由胸膛移到小腹,再由小腹往下挪移,接着便是卫斯
理的阴茎处了。

平日白素帮卫斯理擦拭身体时,难免会触及下体部位的阴茎,但总是碍于世
俗礼节不敢有太多欲念,便草草带过。此时房中只剩白素一人,且又刚经过一场
搏斗,由紧绷的状态之下松弛下来,并被引发了克制已久的情欲,白素此刻只想
好好放纵一番。

白素将自己身上单薄的衣服脱光,接着便将卫斯理的裤子拉下直至膝盖,低
头吻住紫红色的龟头后,伸手握住他的阴茎开始搓揉,上下套弄。就当阴茎稍为
变硬的时候,白素先用舌头抵住肉棒,移至龟头顶端之后便张开小嘴一口含入并
开始像小孩吸奶一样,吸得滋味十足,噗噗做响。

久旱逢甘霖,白素自己也感到讶异,原来自己是如此渴望男人的肉棒,小嘴
一吸吮住肉棒之后便舍不得离开,双手内的阴茎彷佛像是它会飞走一样,紧握不
放。

“嗯嗯、噗滋噗滋、ㄣㄣ~~嗯啊~~”,“嗯嗯、噗滋噗滋、ㄣㄣ~~嗯啊~~”

“嗯嗯、噗滋噗滋、ㄣㄣ~~嗯啊~~”,“~~嗯啊~~啊啊~~”

白素以口吸吮抽插数百下之后,嘴中的肉棒忽然一挺,喷出大量的精液,既
浓又腥,一股一股的灌满小嘴内的空间。之后,精液自白素的嘴角溢出,小嘴仍
含住肉棒舍不得移开,便像吸饮料一样,把浓液吸起吞饮下去。

良久,彷佛刚吃了一顿人间美味一般,白素才满足地舔著嘴边的精液,娇喘
一声,将脸贴向勃起的肉棒,抱住卫斯理的下体,磨蹭著:“斯理,我爱你?”

之后,白素稍加整理一番,回复现实。
继续阅读